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本事(xzh.2008.yes)的博客

人活在世上要有本事,而且要有大本事,才能立于不败之地,并成就一番伟大的事业

 
 
 

日志

 
 

【转载】江西萍乡原副市长曾言:我被抓会倒一帮人  

2014-04-16 10:40:37|  分类: 阅读与思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巡视组震动江西萍乡官场 副市长:我被抓会倒一帮人

原萍乡市副市长孙家群。

原江西省人大副主任、总工会主席陈安众。

原萍乡市政协主席晏德文。

原萍乡市委秘书长张学民。

原标题:中央巡视组震动江西萍乡官场

湘赣两省边界的小城萍乡半年来发生了一系列官场“地震”。据不完全统计,从去年8月至今,包括萍乡原市委书记在内,4名厅级以上官员陆续被查,其职务分别涉萍乡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市政协主席等要职。

此外,除业已披露的厅级官员,萍乡官场地震至少牵涉5名房地产富商和煤老板,他们多人系市人大代表,均涉嫌巨额行贿。

这场地震源于去年5月-8月的中央第八巡视组巡视时发现的问题。巡视结束半年以来,江西掀起反腐风暴,而萍乡更是出现一系列的“官场地震”。

春节过后,江西萍乡政商两界的气氛十分“紧张”。

去年8月21日,萍乡市委常委、萍乡市副市长孙家群被纪委带走。萍乡一位与其熟识的官员回忆,孙家群第一次和中央巡视组谈话回来后,曾对朋友讲,“如果我被抓,萍乡官场会倒一大帮人。”

孙家群被带走3个月后,2013年12月6日,江西省人大副主任、总工会主席陈安众,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

今年2月28日,萍乡市政协主席晏德文、萍乡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张学民,依次被查。

与此同时,官场地震扩大到商界,截至3月末,萍乡至少有3位房产开发商涉嫌行贿被采取强制措施,多名房产商被带走调查。

中央巡视组曾反馈江西问题,在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方面,“有的领导干部及其亲属存在插手工程建设项目、谋取私利、节假日收送红包礼金等问题”。

多名萍乡官场人士透露,红包和官员亲朋插手工程两个问题在当地泛滥,以“重灾区”的形象被巡视组重点通报,要求严厉查处。

“‘地震’可能进一步扩大。”当地一名官员称。

副市长掌管29个项目

2011年11月,孙家群担任项目总指挥、董事长达29个,业内人士认为,有许多寻租机会

萍乡官员普遍认为,当地政商两界一系列“地震”是由孙家群被查引发的,随后被查的官员及商人均与其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2013年8月21日,巡视组结束江西巡视工作第二天,孙家群被江西省纪检部门带走,成为萍乡第一位落马厅级官员。

一知情人士称,去年8月,孙家群被“双规”前,曾不止一次被巡视组约谈。

当地官场人士分析,孙家群是萍乡湘东人,仕途基本均在萍乡本地任职,从湘东区工商局开始,辗转萍乡市委组织部、芦溪县委副书记,一路进入市委班子,“在萍乡根基深厚”。因此,被查后可能牵扯诸多当地官员。

中央巡视组反馈江西问题时提到,“有的领导干部及其亲属存在插手工程建设项目、谋取私利”问题。

萍乡多位官员称,中央巡视组提到江西的问题,萍乡是“重灾区”。

萍乡三名落马厅官孙家群、晏德文和张学民的任职经历也证实了上述说法。

三人有一共同点:均在萍乡城市建设重点项目指挥部担任要职。多名萍乡政商界人士透露,三人身后都有关系紧密的房地产商或工程老板。

“以前萍乡重点工程招投标,潜规则盛行,光有资金不见得拿到项目,还要看有没有关系。”萍乡市一位要求匿名的开发商抱怨。

新京报记者统计发现,2011年11月,孙家群担任市政府非常设机构组长主任、总指挥、董事长多达29个。例如,萍乡市招投标工作领导小组组长、中环西路项目建设指挥部总指挥。

前述开发商介绍,这些重点项目指挥部的总指挥,有权决定将项目给谁,往往内定好中标人,招投标程序只是走个过场,有的项目甚至不搞招投标,直接给个别开发商。

“孙家群是常务副市长,在萍乡权重一方,掌管29个机构或项目,如果监督不力,寻租、谋利的机会非常多。”这位开发商说。

“学生”贿赂牵落副市长

知情人士称,孙家群被巡视组查出涉嫌收受工程老板巨额贿赂,孙的落马与和他亲如师生的商人彭献密切相关

开车走沪昆高速(G60)萍乡出口进市区,首先经过萍实大道。这条双向8车道的高等级公路视野开阔,中间被绿化带隔开。在当地人眼中,这是萍乡的“窗口”。

这是孙家群在萍乡市经济开发区(以下简称萍乡开发区)书记任上的一个重点工程,展示形象的“民心路”。孙家群曾兼任萍乡开发区党委书记4年时间。

萍实大道之前叫萍实路,2车道,原计划扩建4车道,预算4000余万,但方案未获批准。重新设计后工程改为双向8车道,是萍乡市的重点项目。

多名知情人士透露,孙家群被中央巡视组查出涉嫌收受巨额贿赂,对象以当地工程老板和开发商为主。

当地官商两界普遍认为,孙家群落马,与萍实大道改扩建项目总承包商彭献关系密切。彭献是孙家群的湘东老乡,孙从政前曾在湘东中学教书,因此彭献私下以“老师”称呼孙。当地也普遍认为他们的关系亲如师生。

开发区一知情官员介绍,彭献曾在萍乡市粮食局和工商银行萍乡市分行工作,后下海经商,创建萍乡市南剑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剑能源”)。该公司经营矿粉、钢材等生意。

“南剑能源”原在湘东给萍钢供料,后搬至开发区,是纳税大户。前述知情人士介绍,财税官员将彭介绍给时任管委会副主任陈建主,陈再引荐给开发区书记孙家群。

“领导很重视,”这位官员说,适值2008年开发区改扩建萍实大道,“便把彭吸收进来,参与开发区建设。”彭献承揽了此工程,最终结算工程款过亿元。

2012年,彭献承揽工程,期间行贿官员东窗事发。相关司法文书显示,除萍实大道外,彭献还承揽开发区多个工程,如320国道(白源至鹅湖段)和319国道至320国道转盘路面沥青工程、320国道至鹅湖绿化工程等。

这些工程最后审结的业务量接近1.5亿,均在2011年4月29日前完成结算。彭献曾向检察机关供述,他的公司没有道路施工及绿化资质,是借用江西昌南建设工程集团公司资质承揽。

目前,尚不清楚彭献是如何通过借用的资质揽到开发区大量工程项目。但当地多位官员称,孙家群在彭献承揽工程上收受巨额贿赂并予以照顾,“光一条萍实大道就涉及上百万”。

这一说法尚未获官方证实。

违规贷款3000万

证据显示,在改扩建萍实大道时,孙家群在资金方面违规操作,给予彭诸多照顾。

2008年一份开发区会议记录显示,开发区办公会决定要求中标单位启动前5日内,将3000万元垫付工程款汇入财政账户。

“但上述3000万垫付款来自开发区。”前述开发区知情官员介绍,开发区以萍实大道名义向工商银行贷款,其中的3000万以不计利息的方式,拨付给彭献的“南剑能源”。相关司法文书亦证实了上述说法。

但戏剧性的一幕出现:几个月后,开发区财政局向南剑能源公司借相同金额的款,却要支付利息。

证据显示,2009年1月,萍乡市开发区先后向“南剑能源”借款两次共3000万元,两份借款协议都由开发区财政局起草,并需支付利息。

一位参与借款的人士回忆,当时曾电话询问陈建主,“陈说是领导定好的,签字就是,不要多管”。

这位知情人士介绍,区里原打算让下属的汇丰公司去借钱,但彭不相信汇丰公司,要财政托底,“书记开了碰头会,最后决定由开发区财政局借款。”

“外甥”底价拿地

时任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陈建主向孙家群外甥的公司透露拍卖底价,令该公司接近底价拿到土地。

萍乡市开发区洪山大道边一块约86亩的土地上,已经建起一个叫“蓝剑2011”的楼盘,现房正低调发售。这里是开发区的中心地带,十分繁华,距离萍乡火车站5公里。

这块土地于2010年11月被一家在一个月前注册的公司以接近底价的价格拍得。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这家“很牛”的房地产公司的股东之一,正是孙家群的外甥。

据新京报记者调查,成立于2010年10月12日的南剑置业,注册资本2000万,公司总共两名股东,彭献出资1400万元,一个叫何韬的男子出资600万元。

“何韬是孙家群的外甥。”萍乡市开发区至少3名处级官员向新京报记者证实。

2010年11月,萍乡市国土局决定拍卖出让开发区洪山大道边一块约86亩的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

上述地块竞拍者共三,一家是萍乡亚普科技开发有限公司,一家是南剑置业,第三个是叫周敏芝的自然人。南剑置业后以1.05亿元中拍。

司法文书显示,“在拍卖的当天,陈建主告知彭献拍卖底价每亩120万,最终南剑置业以每亩123万拍得该地。”

据新京报记者调查,参与竞拍的另一自然人周敏芝也是彭献公司的员工,土地保证金1500万亦为彭献出具。

这已非陈建主第一次给彭献“开后门”。多名开发区官员称,陈建主和孙家群“关系密切”。陈2007年8月至2011年7月,担任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分管财税、国土,此时孙家群是开发区“一把手”,且已进入萍乡市委常委班子。

开发区熟悉两人的官员介绍,陈、孙的父母均系湘东镇中学教师,两人从小在一个院内长大。

孙家群被“双规”前3个月,2013年5月底,陈建主被萍乡市中级法院二审判处有期徒刑11年。

法院认定,陈建主利用管委会副主任等职务便利,在工程款结算、资金融通、土地出让等方面谋取利益,收取索要包括彭献在内的工程老板贿赂。

与此同时,萍乡官方通报,对全市2007年以来城区规划范围内70个房地产项目进行排查,发现30个项目存在违规批地用地、未批先建、擅自变更规划建设、偷漏税费等问题。查处了一批领导干部插手干预房地产市场谋取私利、索贿受贿等违法违纪案件。

有消息称,孙家群的外甥何韬已被省检察机关带走调查。而何韬只是涉及孙家群的当地商人之一。

记者暂时联系不到何韬回应。

“老板”带坏官场风气

原江西省人大副主任陈安众曾提拔孙家群,被孙称为“老板”,陈担任萍乡市委书记时,经常插手当地工程。

孙家群被查后的2013年12月6日,江西省人大副主任、总工会主席陈安众,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萍乡政商两界熟悉孙家群的人士介绍,在萍乡官场,孙家群对陈安众的称呼是“老板”。

在多名萍乡当地官场人士看来,孙的两次“关键性提拔”,从芦溪县委副书记提莲花县委书记,从莲花县委书记进市委常委,均与时任萍乡市委书记陈安众密切相关。

2001年6月至2006年11月期间,陈安众在任萍乡市委书记。一位孙家群的朋友介绍,孙家一位长辈曾是陈安众早年下属,陈到萍乡任职后,经孙家这位长辈引荐,孙家群受到陈安众赏识。

目前,陈安众涉案的更多信息官方尚未披露。除了与孙家群落马相关的说法,当地官场还有另一种说法称,一位萍乡已退休的高级别官员实名向中央巡视组举报陈安众,导致陈被查。

曾在萍乡任职的陈安众,关于其插手工程项目的传闻,在当地层出不穷。一位退休高级别官员称,陈安众调任萍乡市委书记后,身边常年围绕多名湖南籍商人,见缝插针,染指甚至包揽萍乡许多工程项目。

这位官员认为,“(陈安众)带坏了萍乡官场的风气”。

陈安众身边多位干部和下属都证实,至少有2个湖南籍承包商常年在萍乡打着陈的旗号承揽工程,其中多个工程项目就在孙家群“当家”的开发区。

至少有3名知情人士证实,一名自称陈安众外甥的湖南籍曾姓男子,曾低价接手高价转让萍乡市中心一处上千平方米门面,转手获利上千万。已被检察机关带走调查多时。江西省纪检部门不止一次前往调查该项目。

“师傅”6个月后落马

与孙家群关系密切的“师傅”晏德文,在孙落马6个月后被查。

与孙家群关系密切的另一位当地官员是萍乡原政协主席晏德文,孙家群常称呼年长其4岁的晏德文为“师傅”。

孙家群的“老板”陈安众被查两个月后,2014年2月28日,孙家群的“师傅”、萍乡市政协主席晏德文,被江西省纪委宣布接受调查。同时通报被查的,还有萍乡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张学民。

晏德文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末,先后担任煤炭资源丰富的上栗区(现上栗县)区长、区委书记,1997年即进入市委常委,2011年9月当选萍乡市政协主席。

张学民则和陈安众关系密切。他工作起步于萍乡市京剧团,从萍乡市电影公司经理位置上进入仕途,做过芦溪县常务副县长。

多名萍乡当地官员称,张学民在陈安众的关照下,被提拔为安源区长、区委书记,2006年12月升任分管城建的副市长,2011年9月进入市委常委,任市委秘书长。

张学民和孙家群工作上没有交集,目前也没有两人关联的更多消息,但萍乡官商两界都将他们视为陈安众的亲信。

值得一提的是,晏、张二人也担任了多个指挥部的总指挥。

据官方公开资料,2010年10月,为加快推进萍乡城市项目建设,萍乡市委、市政府决定成立四个项目建设指挥部。

其中经济开发区项目建设指挥部,由时任市委副书记晏德文任总指挥;新城区项目建设指挥部,由时任萍乡市副市长的张学民挂帅;张学民还在老城区城市综合体项目建设指挥部任副总指挥。

落马官员为何均是市政项目“总指挥”?当地政商界都提到一个背景,萍乡地处偏僻,经济落后,官员们“捞钱的机会不多”,因而市政工程成为官员们青睐的“唐僧肉”。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2011年2月,萍乡市纪检监察部门曾通报一宗被查处的串标、围标窝案,涉案金额高达2亿元,涉及串通投标公司100余家,22位官员涉嫌违纪。

多个“钱袋子”被调查

至少有3位商人涉嫌行贿被采取强制措施,更多人被查,他们是孙家群等官员的“钱袋子”。

在官方通报官员被查的同时,江西检察机关对相关萍乡商人亦采取了强制措施。

据新京报记者了解,截至3月末,当地至少有3位房地产商和煤老板涉嫌行贿被采取强制措施,多名房地产商被带走调查。当地多位官员证实,这些商人曾是孙家群等人的“钱袋子”和合作对象。

目前可以确证的三人分别是房地产商刘合军、贺维章和煤老板范继新。

这三人还是萍乡市人大代表,检察机关在对他们采取强制措施前,均已在2月下旬和3月中旬完成提请萍乡市人大批准相关程序。

但官方尚未公布此消息。

据新京报记者了解,刘合军在当地有“首富”之称,名下有金泰花炮公司和金泰房地产公司,还参与过大型国企收购萍乡正大水泥和鸡冠山垦殖场南源煤矿。

多名熟悉刘合军的人士介绍,刘与晏德文关系密切,据传晏涉及与刘合军参与的“央地对接”项目,并从中获得巨额利益。

所谓“央地对接”指地方一些煤矿等资源性民企,简单包装后,以溢价多倍的方式转让给大型国企。地方官员和国企老总从中渔利。

上述消息未获官方证实。

贺维章系萍乡华雅房地产公司董事长,曾经营煤矿。熟悉贺的官员介绍,贺涉及萍乡多个楼盘和市场的建设。

贺维章另一身份,是已退休政协主席贺维林的弟弟。目前尚无贺维林是否被查的消息。


 

据新京报记者掌握的材料,萍乡商人贺维章和范继新,均涉嫌向萍乡市原副市长孙家群和江西省煤炭安全监察局原局长贺爱民行贿,“行贿数额巨大”。

截至发稿,江西省纪委尚未通报贺爱民的信息。

公开资料显示,贺爱民1998年前在萍乡市矿务局工作长达16年,曾担任萍乡矿务局副局长。目前,尚不清楚贺爱民与萍乡商人之间的具体关联。

3月27日,萍乡市纪委通报,萍乡市新城区管委会党工委委员、副主任兼市城市建设投资发展公司副总经理张文珍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多名当地官场人士透露,张文珍与落马的张学民关系特殊。

□新京报记者 刘刚 江西萍乡报道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